离线请留言

Pick up the rising clouds and the sun

一个沙雕的练笔·该走了

百八十年后,少女已不再年少,当她连单薄相册也持不起来时,衰老早已侵蚀吞并了整个年轻的躯体。

 

窗外梧桐树轻轻挥下几片斑点病叶,带有黄斑的不洁之体轻飘飘蒙蔽住石像的双眼,她下意识的起身,却忘记了这具躯体她已无法操控。

 

少女就这么看着他从身边如风般拂过。

 

如轻烟袅袅围绕身边,每当伸屈手指想去抓握时,那烟却一触即散,又好像故意般在她手心留下淡淡几分湿意。

 

她抚摩这残留于手心的能给予她片刻凉感的肌肤,用尽气力勾出一个完美又机械的苦痛微笑。

 

连一点余温都不愿给予吗。

 

盛夏,梧桐树投下片片棱角柔和的影,本应热至焦躁,她只觉得心底是砭人寒骨的冰凉,从发尖到脚底无一处不是穿透人体的冰冷。

 

这个人间也曾让她眷恋,可最后也不过是无尽芝焚蕙叹。

 

该走了。

 

评论

热度(1)